您的位置:首页 >>  学员天地 >> 铭记慷慨悲歌 传承红色基因

铭记慷慨悲歌 传承红色基因

第35期军转干部  吕楠  

      提到西柏坡时,人们多会与“七届二中全会”“两个务必”“新中国从这里走来”“三大战役”等党和国家重大历史事件联系在一起,然而在细细品读这段历史时,我敏感地发现,“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张富清老英雄所在的359718团,竟然是从我的家乡平山县走出,为中国人民抗日和解放战争做出巨大贡献的“平山团”,并且在许多我党我军的紧要关头,都能寻得“平山团”上一线、打头阵的人人事事。张富清老人虽然不是平山人,但他是平山团的战士、平山团的英雄,他传承了平山团的红色基因,为广大党员竖起了样板,更为转业干部立起了标杆。

        一、传承好听党指挥的红色基因。卢沟桥事变后,抗日的烽火迅速燃遍了中华大地。平山县人民响应党的号召,在一个月内就组成了八路军的一个主力团,由于是清一色的平山人,也被称为“平山团”,其部队番号即是359旅718团。除此之外,还有部分人员加入115师和晋察冀军区的部队。据不完全统计,当时共有6200名平山子弟参加了八路军,占到抗战初期八路军总人数的近五分之一。而后,平山县又陆续输送6000余名优秀儿女加入八路军队伍。从人数上来说,已不是一个“平山团”,而是一个“平山军”了。当时还出现了许多父子兵、兄弟兵、娃娃兵、亲戚兵。其中,最让我感动的是“王家川”参军的故事。平山子弟王家川在一次战斗中,用自己一条命换了敌人的八条命。在他牺牲后,一位年轻人赶了几百里路,风尘仆仆来到平山团驻地,要求用王家川的名字继续当兵。部队的同志告诉他,战斗英雄王家川的名字已经登入烈士册,想要参军必须用自己本名。这位年轻人带着哭声大声嚷道“不仅俺叫王家川,假如俺与敌人打仗牺牲了,家里还有一个16岁的弟弟,他也叫王家川。俺村还有上百青年,他们都叫王家川。战死一个王家川,又站出一个王家川,王家川是牺牲不完的!”这就是王家川的弟弟响应党的号召,替兄参军的故事。习近平主席在建军90周年大会上曾提到一首民谣: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一件老棉袄盖在担架上,最后一个亲骨肉送去上战场”,这正是平山人民支援前线的写照。无论是战斗在一线的平山团勇士们,还是在后方为战斗给予大力支持的乡亲们,每天都不可避免的要面对牺牲,面对血与火的考验,面对失去战友和亲人的悲痛,他们用“我以我血荐轩辕”的壮烈,印证了“听党话、跟党走”绝不是一句空话。作为一名转业干部,传承好听党指挥的红色基因,时刻牢记自己的第一身份是共产党员,第一职责是为党工作,把听党指挥的要求不折不扣地贯彻到工作和建设中,落实到思想和行动中,确保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任何时候都爱党、信党、护党,坚决听从党中央指挥

        二、传承好能打胜仗的红色基因平山团一路走来,敢于啃硬骨头,勇于攻坚克难,积小胜为大胜,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在短短几年里,平山团的战士们在敌与我的较量中愈打愈精,在生与死的搏斗中愈战愈强,在血与火的考验中愈挫愈勇,在枪林弹雨中打败了一个又一个对手,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强敌, 积累了经验,成就了伟业。而这一切的取得,源于鲜血与汗水的浇灌,源于枪林与弹雨的洗礼,源于青春与生命的奉献石家庄作协主席程雪莉在《寻找平山团》一书的结语中这样写道:“抗战伊始,平山团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农民子弟兵,在太行山上奋起杀敌,军功卓著;平山团率先进驻南泥湾,创造屯垦奇迹是模范中的模范;南下支队平山团作为主力驰骋南国,血撒湘粤,走过抗战末期最为艰苦的“第二次长征”;中原突围,平山团打响解放战争的第一枪;保卫延安,转战陕北,攻坚克难,一马当先;挺进大西北,平山团是先遣团翻雪山过沙漠,平叛戍边。”平山团是个敢打大仗、能打胜仗的队伍,首仗一战,团长陈宗尧就受到了毛主席亲笔题词表彰。之后,毛主席又把以平山团为主力的南下支队喻为“王者之师”。聂荣臻元帅授予平山团太行山上铁的子弟兵光荣称号,由此“子弟兵”一词传遍华北大地,成为了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的代称。作为一名转业干部,要传承好能打胜仗的红色基因,珍惜党给予的干事创业平台,认真对待党组织分配的每项工作,做到对待任务不推诿,遇到困难不气馁,在新的岗位上重整行装再出发,担起应担的担子,尽好应尽的职责,力争在新的征途中再立新功。

        三、传承好作风优良的红色基因平山团的战功是卓著的,牺牲也是巨大的。解放战争后期,由于离家较远,只能就地补兵,张富清就是在当地参加平山团,并在解放大西北的壶梯山战役中立下大功。平山团不仅在战场上作风顽强,而且品德养成同样令人敬佩。部队南下时,平山团团长陈宗尧给每名家属发了200元边币生活费,唯独没有给自己的妻子。平山团的战士参军后,从未考虑过待遇、前程,甚至有的战士在牺牲时,连个正式名字都没有留下。一名被称为“大功英雄”的原平山团退伍老兵说:“村子里没人知道我在部队的事情,我不给组织添麻烦,我要把这些奖状、奖章等物品放到棺材里带走。”王震也曾向贺龙谈到:“平山团的子弟兵打的没多少了……我们成了英雄,而那些同志们都只剩一副白骨了”。一向笑眯眯的贺龙,此时此刻,眼中的泪水早已不知不觉流了出来。河北省政协委员任会军同志曾经讲到:“2009年省政协文史委到新疆寻访平山团时,却没能找到一个平山籍战士,甚至他们的后代。他们都到哪儿去了?他们早已化作太行山的石头、南泥湾的黄土、南国的红泥、祁连山的冰雪,他们永远地融入了大半个中国的高山大川。”如今,健在的平山团老英雄已寥寥无几,多数还在农村里过着清苦的生活,虽然每个人的情况各有不同,但相同的是,谈到从军经历时,他们慷慨激昂;谈到战友牺牲时,他们神色悲凉;谈到立功受奖时,他们又淡泊不语。张富清老英雄只是平山团官兵的一个缩影,他们不怕牺牲、甘于奉献、心怀敬畏的优良作风为后人树立了标杆。作为一名转业干部,要传承好作风优良的红色基因,牢记“共产党员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用公私分明、崇廉拒腐、尚俭戒奢、吃苦在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富与贫、苦与乐、进与退上,拿得起、放得下,在学习和工作上知不足,生活和待遇上中常知足,积蓄前行力量,奋力行稳致远。

        平山团战士们的人生是一首建功国家大业的英雄交响曲,也是一部以身许国的精神教科书。了解了平山团的感人事迹,感受了平山团的康概悲歌,平山团的形象也逐渐变得立体了、鲜活了,不再是书上的文字、墙上的图片和老一辈嘴中的只言片语,而是可以看得到、摸得到、感受得到的真实。虽然平山团已经成为历史,但平山团传承下来红色基因永远是我党我军的宝贵精神财富是河北人民的光荣,更是转业军人学习的榜样,我们必须铭记于心。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革命老区是党和人民军队的根,我们不能忘记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永远要从革命历史中汲取智慧和力量”。作为一名新时代的党员、一名刚刚告别他乡归故乡的老兵,要继承老一辈革命先烈的崇高品格和奉献精神做到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用实际行动为建设经济强省、美丽河北建功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