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员天地 >> 此去经年 一别两重天(35期高达)

此去经年 一别两重天

——珍藏那些永不磨灭的军旅记忆

第35期军转干部培训班 省纪检委 高 达


   题记:告别军旅后,我用走过的路和所思所感所悟,写成了一句话:从一扇门走出,从一扇门走入。走出的是终点,输赢不问天下;走入的是起点,归来依旧少年。


   那年18岁,投笔从戎;军旅18载,转后余生。       

   两个18年,是我人生的两道分水岭:一道给了我享用终生的知识储备;一道熔铸了我受益终身的坚强品格。       

   往事,如同散落一地的珍珠,只要找到合适的线,才能拾掇起回忆穿成串。看到军转培训课程关于军营往事的征文,于是写下此篇,给军旅做个总结,也给自己留个纪念。

   初高中时代,我喜好写诗和散文,很多拙作变成了铅字,着魔般的爱上了写作,也如饥似渴地爱上了读书。此时,也爱上了军旅文学,于是在最美的青春时光,因为一份向往,我选择了投笔从戎。     

   记得,当兵前的那个晚上,因为舍不得住宿费,一家人席地而卧,我躺在一把扫把上度过了一个艰难入睡、辗转反侧的夜晚,在心情复杂的煎熬中终于熬过了感觉很漫长的那个晚上。 天微亮去火车站排队登车,不知是因为没有睡好还是心不在焉,不小心跌落进水沟,鼻子和嘴唇全是血。     

   路上一言不发的父亲更是沉默不语,他紧紧的攥着我的手,想说什么却又不说什么,那种沉默寡言少语使我变得更加紧张,几次开口想告诉他,终究又几次闭上了嘴。

时间在沉默中逝去,心思在远行中飘忽。看着越来越集中的人群,我知道快要出发了,于是我使劲地挤出了那句话:爸,我会努力当个好兵、考上军校,如果考不上就不……没等我说完,父亲一把拉过我,紧紧地抱在怀里,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我感到了那个拥抱紧的令我窒息。       

   天大亮,伴着集合的队伍,我们向站台走去,在登车的踏板上,我回头与父亲挥手告别,我看见了他脸上晶莹的泪珠在太阳的映射下熠熠发光……       

   北上的火车上,听着咣当咣当的车轮声,我暗自定下决心:我要成为他们的骄傲!

   军旅18载,大浪淘沙,留下的有闪光的金子。       

   兵之初,为了心中的理想,我时刻努力着。记得,那年的石家庄打破了惯例,一个冬天下了五六场大雪,天也出奇得冷。为了有个好表现,我自告奋勇去办板报,记得有一次要组织板报展览,寒冬腊月一个雪后的早上,雪还没有止,天很冷,其他战友没有起床,不能帮忙抬搬,于是只能在外面。风呼呼地刮着,似乎在向我逞强;雪花儿漫舞,如同飘荡的精灵。我拿起抹布沾上水,轻轻一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再一擦,已结成冰甲儿。于是,用嘴冲着黑板哈哈气,尔后画框架、写粉笔字。     

   在反复的哈气和擦拭中,终于完成了一期高质量、并在后来荣获奖项的板报完成时,我的手指已不能蜷缩。

   当兵就要当个好兵,当个响当当的兵。于是,在一不做二不休的执意中,发起了自己人生的冲锋。腊月的四点,天很黑很冷,我悄身起床,一个人走向器械厂和训练场,发了疯一样的自己加压加点,日复一日终于天不负苦心人,在一次次测验中我名列前茅。       

   为了更好的提高5公里成绩,我在挎包里填上两块砖头,如同驴子般绕着操场一圈又一圈,不知转了多少圈,不知流了多少汗,由于不会讲究科学施训,开始迎面骨肿痛,后来背部被磨破血肉模糊。在那个有痛不说痛、有苦不言苦的求索路上,一个人擦干泪水、汗水,只为了心中的梦想而努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新兵下连考核时,我独占鳌头,综合排名靠前拿下了新兵连的嘉奖!

   冲锋是生命的一种救赎。     

   如果说,增强军事素质的冲锋,是为了不落后于人不负自己,而增强文化素质备战军校的冲锋,更是人生走向新生的关键。第一年的新兵时代,由于苦练本领,没有时间也不想复习功课,也许万物皆如此:当你不想理会她时她也会排斥你,终于在次年的元旦,也就是我成为上等兵的日子,翻看课本时,一些之前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公式,一些不曾难到自己的习题,成了眼前的拦路虎,在苦思冥想中依然找不到片刻的记忆,加之训练强度大,致使大脑懵懂记忆昏睡,有时训练休息时,站着都能睡着。     

   最大的苦痛,不是历经磨难,而是看不到胜利的曙光。

   从元旦备考到三月份预选,90天的业余时间,如何让备考过关?是我日思夜想的关键,于是训练后,楼顶成了我的自习室,一遍又一遍演算,晚上蒙着被子在手电筒下苦读,实在困了跑去水房,打开水龙头对准脑袋,一阵浇灌,那种冰渣的刺痛感终身难忘!但那是一剂清醒剂,瞬间驱赶走困累,秒变清醒投入复习。       

   从开始的陌生,着急时把书撕扯掉尔后再粘贴起来,到后来的渐入状态找回感觉;从备考的元旦到3月中旬考试,眼睛近视程度从150余度骤升到300多,体重降了13斤。     

   好在苦心人天不负,我一路过关斩将成功入围。尔后,我坚持着自己的坚持、努力着自己的努力,终于在各项军事素质考核和文化考试综合中,以424的高分走进军校,实现了我当兵前的诺言,拿到通知书的一刻,我泪流满面……

再后来,军旅N年已过,战友聚会,于艳青班长都会谈起我曾经的努力,后来才听说我是大队连续5年唯一中榜的人,所以我成了战友们的骄傲!       

   时至今日,于班长只要谈起我,他说我永远是他的骄傲,令我沸腾。时至今日,我仍清晰记得考学的场景:一副瘦身板、理个光头,在5公里全副武装考核中,冒着风雨,跑了50人一组的第一名。 

   军校毕业后,由于喜欢写作,毕业半年被选调团机关,后来被任命宣传干事负责新闻工作。

   对于新闻来说,我完全是一个门外汉中的极品,甚至于不懂消息、通讯为何物?在请教时被冠于“连这个都不懂,还搞啥新闻啊”的嘲讽,于是被强烈的刺激出荷尔蒙,在李股长的见证下发起了一个又一个冲锋,临摹、仿照、自钻,硬是愣生生地在沉寂了半年之后,一发而不可收,从豆腐块到大篇幅,从发稿数量的个位数到全总队前茅,一次又一次的战胜了自己,而胜利背后的付出只有自己知道。

   军旅每一步,我都走的铿锵有力、稳扎坚实。       

   当指导员的两年零九个月里,我苦练口才和材料写作,强逼自己上课不带教案,只打腹稿,经历了一堂又一课的摸索和实验后,终于如我所愿。时至今日,我可以只列提纲,轻轻松松地讲2-3个小时。那年,我被抽调去带第一批大学生新兵,面对盛满400多人的大课堂,我告诉他们:如果想睡觉就趴桌子上,不是你们不好,只怪我讲的不好!       

   一堂课下来,我旁征博引、说古道今,引得大家笑声不断、掌声连连,在课堂结束前提问最后一排的人,他居然能把内容复述的近乎完美,我知道我的这堂课成功了,我的付出是值得的。       

   现在,当年的新兵也已成了一名出色的军官,他见到我,还会说:谢谢指导员当年的那堂课。一课定终身,给了他前进的力量,我为自己的辛勤付出和努力点赞!因为,在军旅路上,我期待着可以带给更多的人以前进的力量和向善向上的勇气。

   努力的路上,我始终坚信:有志者事竟成。       

   无论在哪个岗位,我都努力做到了尽心、全力、敬业、精业。在任总队新闻文化站长的5年时间里,我坚持脚下的泥土,折射官兵的风度,体现文稿的温度,于是跑遍了全省300多单位的293个,以至于想写哪个题材、哪个方向,关键词输入大脑就可以定单位、找素材。有次,写官兵的奉献,我深入南堡盐场,在“一年刮两场风,一场刮半年”“一只老鼠半麻袋、三只苍蝇一盘菜”的传说中,顶着大风把自己用背包绳捆绑在护栏上,与官兵唠家常、谈体验,写出并刊发了一篇纪实通讯,后来再去盐场有官兵拿着报纸读给我听,他们说:站长懂我们!       

   …………   …………

   而如今,脱下军转,军旅只能成为怀念。

   此去经年,一别两重天。

   如今,军旅留给了我这样永恒的记忆:曾经,我用笔和文字记录下了官兵们的喜怒哀乐,我用2个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和1个新华社内参、17个中央媒体整版,以及53个头版头条和3个解放军报整版和1700余篇幅作品,把官兵的大美得以记录和流传; 曾经,有个领导说,我创造了历史,开创了宣传先河。对此,我不作否认,因为,我一直坚持的是:当兵就当个好兵,不论在哪,要对得起自己的岗位;曾经,我陪同一个中央媒体的主任采访,他说:全国走过了那么多部队,我是他遇见的最负责任、最优秀的站长。       

所以,告别军旅,我可以骄傲的说:不负青春、不辱使命!

   而如今,我把过去的功败荣辱、所得所失,如同那43个获奖证书打包雪藏一样,迈步从头越,踏进新的门、开启新的奋斗征程!